预览模式: 普通 | 列表

头晕

周六美术课没上,瀚说头能点晕,还想作呕。看着瀚无精打睬的样,我赶紧扒两口饭就带瀚下楼去,其实我也知道是受凉了,但还是想去问清楚下医生。午间时间人不多,所以很快排到我们,这次是朱老医生。医生问瀚,搞笑的对我说:“你不要说,让孩子自个说”瀚把情况说了一下,医生把了下脉,又摸了肚子,看了喉咙后对瀚说:“感冒了,扁桃体红肿,要多喝开水”然后叫瀚出去门口等,朱医生又给我解释了一翻说:“应该是吃了凉的东西,胃感冒。”然后开了三种药,药名我给忘了。唉,这臭小子多喝点水就没事了,嘴不贪就好了。
周日下午同楼上琛同学舅妈一块去逛街,春节快到,得给小家伙买几条厚裤子,添双鞋。两人转转,太多了,东挑西挑一下就过了一下午。瓜瓜的全齐了,却没时间给哥哥添。带的几张红的都没了,唉花钱真易。
到家里已是六点了,爷爷正在炒菜,我把新买的鞋给瓜瓜穿上,瓜瓜都不愿脱下。这小子也挺美的,呵!哥哥昨天下午就说全好了,所以这小毛病不用开药,多喝开水就好了。周六下午还煲了生姜红糖水,臭水子喝两口都不愿喝,什么都不喝了,说太辣了。不喝就只能吃药了,这孩子~。

Tags: 头晕

分类:瀚瀚瓜瓜病历 | 固定链接 | 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171